白扣

只搞甜美老板文学和承花 慎关

55555555我泪流成河汪汪汪

防水眼線:

謝謝 @白扣 老師讓我塗鴉小畫家...

但我毀了(ry

完全可以當一個無關的東西(...............

看看宝藏水哥哥😭👍!

防水眼線:

恢復手感用的塗鴉
謝謝 @白扣 老師和 @诗债寻常 老師的梗!

扣老師提出的吸血鬼茸(變成小乃去要糖(?

和瑜老師要的魔女(雖然被我魔改成亡靈節魔女(????


然後就想到....如果他倆本來就認識也很有趣(大茸和嗲認識但不知道茸可以變小乃(???

沒有後續了!


---------------

設定在p4

基本上原作的刺青還在,然後多加了那一堆(????

魔女平常就是紡織(不管我職業歧視(????),魔女(男)一定要紡織(


【老板茶布】Seize

tumble的后续

*茶布前提的老板茶+老板布+茶布

*暴///力表现 真诚建议厨就8要看了


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

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

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

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

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警告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多开几次!或者用chrome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的xp是不是要人尽皆知了

【吉良老板】meet

*很潦草的参活动小短文

*我抽取的关键词:水族馆 钥匙 暗号


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


    世界上有很多美丽的女性,她们之中有活泼的学生,有勤恳的上班族,有开朗的自由职业者;在这之中,她们又搭配着不同的造型和衣着,是人世间带着鲜花露水气味的尤物——今夜,与吉良约会的是一名生物学类的在校生,她的手机上挂着一个可爱的海狮挂件,但吉良总是调侃对方肯定不是一名优秀的学生:“毕竟那些书呆子可不会像你一样,喜欢涂抹艳丽的指甲油,佩戴闪闪发亮的首饰,而且,你还喜欢四处玩乐。”

    女伴似乎有些生气,她沉默不语。但吉良总是擅长应对这种情况,他说了几个工作中的小趣事,过了一会,空气又变得愉悦了。吉良牵着对方的手,即使视线有些黑暗,但他依然享受独处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的吊饰就是在这儿买的吧?虽然现在已经荒废了,但也因此变得清净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真好……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吉良一面絮叨着,一面牵着女友行走在水族馆昏暗的辅行道上。因为迁址,巨大的海底隧道中只有随着时间腐臭脏污的海水,他们一起去了纪念品商店,可惜与女孩成对的饰品也已经撤了个干净,展示台上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在向我道歉吗?没关系,能够与你约会,我已经非常开心了……我们去看海狮表演好吗?你喜欢那个吧?”

    他加快了脚步,手中的触感硬而冰凉,但吉良的内心却是炙热的。他感觉那股愉悦从心流传到全身,令人感到放松,和自如。静谧的表演大厅迎来了一道模糊的影子,一对有情人藏在破败的告示牌后发出窸窸窣窣的亲吻声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

突然,中央水池平滑如镜的水面上浮出了一个气泡,这声音很微弱,但惊动了在暗处的亲昵,吉良上前一步踏出了月亮的影子,这时,他手中的物品才真正地露出全貌——那是一只极为符合他喜好的纤细、白皙的手,腕部的骨节也恰到好处的精致,再往下便是锐利的切口,散发着腐臭、福尔马林与香氛相互交杂的气味。男人将吊在上眼皮边缘的视线拉回水平,快速把断肢放回胸口的内袋,他冷冰冰地扫视着水面,谨慎地环绕表演池一周,但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男人正准备低头安慰受惊的“女友”,这时,“咕噜”——水面再次浮出异响,吉良的注意顺着那股小气泡的来源追寻,终于,他发现在表演池内侧的一个小水箱,水箱与表演池间相隔着一道闸门,显然,这是平日等待表演的动物们休息的地方。男人眯起眼睛,他看到里面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,但不真切——吉良呼了口气,他对动物一向是不大喜爱,也不大防备的。

不过,这可是表现自己温柔的好时候哩,吉良在水池边沿蹲下,“你别怕,它好像是一只被遗忘的动物,让我们来猜猜是什么?是海狮吗?还是海豚?哈哈哈……你真幽默,这个小地方可装不下虎鲸。”

男人捧着那只断肢自言自语,水面断断续续地涌上更多气泡,他偶尔用余光瞟向那儿,生物的影子却总离月光一尺之遥,很快他赶紧有些腻烦了,吉良撑着膝盖站起身,在抬头的一瞬间,他忽然看到两抹颜色从闸门后幽幽地掠过——他先看到了一只惨白而修长的手臂,混杂在污浊的海水中,但肌理依然泛着粼粼波光;而后,他又看到了一条巨大的、覆满鳞片的扇形鱼尾,在月光下映照出粉橙交织的景象,吉良不自禁快步走近想看得更清楚些,“刷刷”两声,那个影子重新逃回了水箱的深处。

男人摸着下巴想了想,但莫名的兴奋与探究还是占了上风,何况,没人会在意一个已经荒废的地方为什么会被破坏。吉良下定了主意,粉色的替身浮在水箱上方的地面上,将水泥小面积地炸碎,“砰砰”水下应声响起一阵骚动,吉良瞪大了眼睛,一滴汗珠从他的额角滑落下来——随着遮掩的掉落,神秘的生物终于露出了它的全貌——一个粉色的人影在水箱里来回地摆动着尾鳍躲避砸落的水泥碎屑,它愤愤地抬起头,露出一张人脸,眼睛像苔藻的颜色,吉良看着水箱侧面一个巨大的管道,黑黝黝地不知通往何处,他终于明白过来了——这是一只迷路的人鱼!

吉良偶尔会在书上见到这种生物,在他很小的时候,父亲带他去往美国,那是唯一一次他亲眼见到人鱼,但那是一位臃肿的男性,毫无任何美感。而现在——男人的目光固定在那只人鱼骨节分明的手上,他咽了咽唾沫,感觉胸前的断肢变得无足轻重起来,杀手皇后很轻易地抓住了人鱼的胳膊将它提起,人鱼仿佛受到惊吓似的开始大幅度摆动他的尾鳍,脏污的海水噼啪飞溅,但吉良不在意……他伸手探向那只人鱼,对方凶狠地张开嘴巴迎上来,好家伙,吉良眨了眨眼睛,替身猝不及防地腾出另一只手掐住人鱼的脸蛋,吉良看到对方嘴里密密麻麻的尖锐牙齿。

“真是神奇……”

吉良摇了摇头,他伸手摸了摸人鱼滑腻的长发,又嗅了嗅,实在令人作呕,人鱼看出了他嫌恶的表情,愤怒非常地用尾鳍拍打水面,再次激起腥臭的液体。男人的眼中闪过凶狠的灵光,杀手皇后擒住人鱼的双手,但人鱼却重重地回身扎入水中——这蛮力使得吉良也未能幸免,“咻咻”,炸弹在水中变成了哑炮,“咳……”男人狼狈地攀扶在水池边上惊讶地看着那只得意的人鱼,对方用大尾巴拍了拍吉良的胸口,那只断肢顺势被扇出,掉到了池底。

“你——!”

“桀桀……”

人鱼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,吉良看了一眼脏污的海水,又看了一眼那只断肢,倘若被人发现,他的平静生活也许就会被惊扰,他实在不清楚调皮的人鱼方才做了什么,但对方突然朝他游来了,吉良以为这家伙意图攻击自己,人鱼的喉咙咕哝两下,口中发出了含糊的声响: 

“……你很想要那个东西吧?那就帮我回大海里去。”

像无数令人啧啧称奇的传说一般,人鱼在迅速地模仿他的语言,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随后人鱼臭乎乎的脸蛋快速弹开,它自由地在水中游来趟去,好像在催促吉良的回答,吉良决定先离开这个令他感到不适的水池,他在心里想,帮助一只人鱼实在有违他维持平静生活的愿望,但——

他必须回收那个断肢,男人迅速登上了地面,回头一看,人鱼竟闲适地将断肢在尾鳍上颠簸,吉良皱了皱眉,又气又疲地开了口:“你先将它拿过来。”

人鱼勾起嘴角笑了笑,乖巧地游到了池边,吉良显出替身将人鱼抱上了岸,他意图夺过那只断肢,对方却抓着它在空中打了个转,随后塞到了自己的头发里。男人诧异地摸上去,却只剩下滑腻的、厚蓬蓬的手感,人鱼似乎早有预料地睥睨着狡猾的人类:“我们的头发可以藏匿物品,只有我可以取出来,所以按照我说的做,懂吗?”

“该死……”方才的动静似乎有些大了,吉良听到百米外的入口处似乎有脚步声,他立刻显出替身将人鱼抱了起来,“你闻起来像腐烂了一周的菜叶,真不知道该怎样与洗车工人解释这个气味。”

吉良一边絮叨着一边快步离开了表演大厅,人鱼听到了,但他只是瘪了瘪嘴,粉色的长发几乎垂到腰际。男人一路小心地回了家,又在室内犯了难,最后他决定将人鱼冲刷干净,再放入家中的浴缸里……这实在是个大工程,吉良有些崩溃地挽起袖管开始操办,他打开沐浴头,人鱼却被喷洒出的水流吓了一跳,直到他调到较低的温度,对方才慢慢停下了躁动,最终他将人鱼移到了浴缸里,便开始清理自己。然而烦人的人鱼仍会掀开浴帘偷偷地观察自己,吉良从橱柜中翻找出一个橡皮鸭子,自此,浴帘便不再被掀开了,里面传出接连不断的挤压声。

“不过,我不得不告诉你。”

吉良拉开浴帘,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人鱼,人鱼被清洗干净后显露出令人惊异的美丽,苍白的皮肤,细嫩的鳃部,波光粼粼的巨大尾鳍,特别是那双手……但它几乎是个类人的神奇生物,吉良不情不愿地移开了注意:“这里距离海岸得开上一整天的车,所以我们得等到双休日,在你走之前,将那只手还给我,了解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人鱼捏着鸭子,又松开,橡胶制品发出刺耳的叫声,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尖锐的牙齿,说到:“既然如此,这段时间可要麻烦你照顾我。顺带一提,如果你要给我吃人类的食物,烦请不要加调味料。”

“你还真不客气。”吉良呼了口气,“但是,我们必须约法三章,这是我的家,我希望你可以收敛……”话音未落,粉色的大尾鳍悠闲地在置物架上扫了一圈,无数瓶瓶罐罐噼啪落地,“……你的坏习惯。”

人鱼耸了耸肩膀表示不置可否,“但是这里很小,你可以将它们摆在地上。”吉良翻了个白眼,他蹲下身将那些东西简单收拾,而人鱼乖巧地趴在浴缸边上看着,尾巴沙沙地扫着湿漉漉的墙面,男人四处看了一圈,极为冷静地询问:“我刚才解下的钥匙扣和领夹呢?”

人鱼不屑地嗤了一声,从他的头发里拿出两个亮晶晶的小东西

“……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吉良按耐地说。

 

 

人鱼的名字叫迪亚波罗,在这段期间,吉良依然保持着正常的上下班时间,不同的是,他会去超市采购更多的食物用以喂饱家中突然多出的住客,对方的食量与正常人相差无几,甚至更小一些,奇怪的是它从不排泄,最多潜在浴缸的底部吐泡泡,颊侧的鳃隐隐约约地一张一阖,吉良换水时,他就盘坐在浴室冰冷的地上,偶尔发出嘶哑的呓语。夜晚时,他会像一条巨大的爬行动物般蜿蜒至大厅,好奇又警惕地远远看着发光的液晶屏幕,他偶尔会看些影片看得入神,吉良问他,人鱼的眼泪真的会变成珍珠吗?

“伤心的泪水才会,”迪亚波罗回答,“但我从来没见过。”

“那你的血液可以治疗伤口吗?”

“那我就不会留下这么多‘纪念’了。”

迪亚波罗冷笑道,他藏在沙发背后紧紧地看着电视机,露出尾鳍背面的一道狰狞的伤疤。

“看来传说并不全是真的。”

“其实,我们非常接近人类。”他看着影像,“我们的社会也会有‘斗争’,关乎领地,关乎权力……”

“那你到底还有什么绝活?类似于……把东西藏进头发里?”

人鱼用绿色的眼睛看着他,不一会儿又攀上了沙发的边沿,吉良往后靠了靠,却被人鱼猛地贴了上来——用额头。

那是一种奇异的连接感,吉良感到相触的部分好像压着一朵云,很快迪亚波罗抬起了脑袋,随即他挪揄地笑了笑,意味深长地说:“竟然有这样的癖好……你真是一个特别的人类,吉良。”

“什么?”

吉良猛地抬起了脑袋,这家伙竟然可以窥伺他的想法!但人鱼打了个哈欠,从沙发上回到了地面,慢悠悠地回浴室去了。

 

 

在休息日的当天,吉良准备好了车辆,他将人鱼抱上车子,一起到了海边。迪亚波罗微微拉开了一点车窗,嗅到户外浑浊的空气,他抽抽鼻子打了个喷嚏,又变得安分起来。车上没开音乐,因为它的耳膜同样脆弱,但吉良每次抬眼看向后视镜,总会发觉人鱼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。

“很快就要到了。”

人鱼发出嘶嘶的声音,显然,见到自己的领地令他有些激动,吉良在一片无人的沙滩停下了车子,他打开车门看着迪亚波罗,对方探出了半个身体,他便弯下身将对方抱起,一步步地朝海边走去。傍晚时分的海风将人鱼粉色的长发吹散开来,粉金色的鱼尾因为缺水而有些黯淡,但依旧兴奋地摆动着,在沙地上发出声响。最终迪亚波罗朝他勾了勾手指,吉良低下头,最后一次与对方对话。

“其实,我是为了逃避对手的追击,情急之下才游到了人类的领地里,”人鱼淡然地阐述道,“但这次回归会让一切都不一样的,我要感谢你的帮助,吉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届时我会送你一个礼物。当然,不是我的双手……”

“别提了,我不想要男人的手。”

人鱼被逗笑了,他从长发中取出那只泡得肿胀的断肢和一枚粉色的贝母,“这是我们之间的暗号,等镇压完成后,无论你在哪里,将它抛入海中,我就会来与你见面。”

话音刚落,人鱼便挣开了他的双手,扬起巨大的鱼尾一跃跳入了海中,海上顿时掀起了滔天的浪花拍击海岸,轰鸣着迎接归来的战士——迪亚波罗在层层簇拥中回过头对着吉良笑了笑,很快游动着离去了。


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

第一次写这个cp 太难了(跪下

【茸老板】Breed

pistil的后续 请按顺序阅读

*预警进去看吧我被屏累了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巴拉拉能量魔法全身变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打不开就多开几次或者用用谷x

【茸老板】Cage

JuicyPascal的后续 请按顺序阅读 虽然前两篇是三劈不过本篇是茸老板

*一个月没写变菜了 不要嘈我

*要上路所以全程大象

bgm-Play With Fire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多开几次!或者用chrome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贵宾犬终于做贵妇了 哦耶

第一次参与这类活动我好菜 但是一起产粮食就很爽哦呵呵

吉良老板群活动记录:

大家好!欢迎收看吉良老板第三次群活动
p1封面为本次活动的节选预览。这次的规则是文手在26字母中随机抽取一个字母并选一个单词,并以这个单词为主题写一段文字。然后由画手来配图
本次参加人员⬇️
p2
文手@病气三昧- 画手@月☪庄 
文手@诗债寻常 画手@In 
p3
文手@一瓶过期的娃哈哈 画手@防水眼線 
p4
文手@衍十jiuuu 画手@原仔想食魚肉蟹子餃 
文手@我鴿了,聽不見唷 画手@柱柱 
p5
文手@白扣 画手@金典牛奶 
文手@烟喜欢吉良吉影 画手@银太 
p6
文手@是YAR不是鸭 画手@秋天里的一把火 
文手@隰有遊龍 画手@碳酸青雨 
p7
文手@朔夜_风雅地开拖拉机突突突 画手@金坷拉底 
文手@Nice 2 meet U,Merlin 画手@吓得我鸟都飞了 

去过了塑 爽到

【茸老板】Get the door

*祝大家七夕快乐!是joo的茸老板无料,2w字的恋爱文学,请抽空阅读

*青年教父&社恐画家,时间设定意大利80年代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正文在此⬇️

多开几次!或者用chrome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沙雕剧场:

    嗲和茸的庄园假日:

    嗲想要上高大的马,宅男缺少锻炼上不去,皮鞋在马身上蹬来蹬去,马回过头打响鼻,嗲两眼一黑差点晕掉,茸伸手托住他的腰,宅男吓得一溜烟上去了。

    茸:“你别乱动,我牵着你走。”

    走了不到一百米,嗲的眼前春光明媚,鸟语花香,嗲:“好高啊,我要窒息了……%¥#*&@~%……”

    茸真的很没办法,遂上马坐在嗲后面,双手环在嗲身前牵绳,嗲松了口气,马加速他又紧张,一个劲地后仰,差点把茸拱下去!

    被头发糊脸的茸:“……”

    嗲一惊一乍地进了树林里,马绕着小湖泊踱步,贼安静,贼美好。茸抱着他,宅男身上有松节油和玫瑰花的味道,闻起来很有感觉……!遂将手摸进嗲的衣服下摆里!摸到了热乎乎的肚皮!

    宅男一开始还很老实地由他动作,突然间使出一个熟练标准的翻身下马,一头扎进马身上的行李袋里:“这里的景色太美了,我要画画!啊!我的调色板!怎么没有!我明明提醒过你!回去给我拿!”

    茸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行!给你整个十块!”

    结论:少带宅男出门,亏还是你亏


===    

再次再次再次感谢铁老师为我绘制的封面,真的太太太太太好看了,感谢jo让我认识到这么多这么好的太太,非常感谢!555

【承花】狐狸娶亲-上

*耐心讲一个故事

*灵感电影:黑泽明-《梦》

*写的时候听的Geisha 还有各式各样的和风trap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    夏日的蝉鸣一声高过一声,炙人的暑气蒸烤着土地,一颗水珠跌落在卵石路上,不消几秒便无影踪了。但在这般骄阳下,位于大山脚的乡村依然是一个不错的避暑去处,花京院就是在这样的时节跟随着父亲的轿车回到了外婆家里。

    “午安,外婆。”

    花京院小声地问了声好,他平常寡言少语,已然尽力表现了他的热情,而和蔼的老人并未在意,她微微佝着背,为疼爱的孙子取来准备好的冰镇西瓜和汽水,父母很是惬意,一齐去欣赏住房背后的农田,花京院站在大厅里小心地看了看不远处祖辈的牌位,他犹豫了一下,转而藏到榻榻米的角落坐下来。

    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,这儿的确比家里要凉快得多,但这对花京院来说并没什么影响,他不大喜欢出门,比起与人相处,他更愿意自己呆着,不过严格说来也不算是独自一人,毕竟——“啪”,拉门被猛地推开了,花京院抬起头,看到一个瘦小又精神的老人提着铁质的花壶走进门内,是他的外公,父母也有说有笑地跟在后头,外婆说等会会用新鲜摘取的蔬菜做料理,并叫母亲找一个布兜带些回去,而花京院的父亲找到了抱着腿的男孩,戴着眼镜的男人蹲下身,伸手拍了拍花京院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典明,你觉得这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不知道。”花京院把小小的半张脸蛋埋在膝盖里,“蝉鸣很大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回来过,但现在不记得了,这里往后走就是深山,有一条相当绵延的小溪,你小时候在那游过泳,山林里还有很多蝴蝶和锹形虫。”男人摸摸他的背脊,“这之后爸爸妈妈会很忙,你可以在这里跟外公外婆待一段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花京院猛地抬起头,他左右看了看老式住宅陈旧的装潢和房屋四周高大的竹丛,两位老人慈祥但不算熟悉的脸,男孩咽了咽唾沫,白皙的牙齿咬着嘴唇,但最后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,他不想给父母添太多麻烦,父亲承诺一周后就来接自己回家,并把他的暑假作业和虫网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刚过来的时候,我看到家门口的沙地上有一群跟你差不多大的小孩,你要不要去跟他们一块玩玩?”男人站了起来,一面往厨房走一面给出建议,“或许能交到新朋友。”

    唰,红头发的男孩感觉喉咙紧了紧,大人的语言总是包含太多主观,也许父亲真的忘了放低自己的视线,他的无心伤害到了小小的男孩,花京院慢慢地从榻榻米上直起腿,脚掌有些麻了,他晃了晃,几欲歪倒的身体却被荧绿色的条状物稳稳地支撑住,花京院苦笑了一下,又小心而温柔地看向了他的身侧:

    “谢谢你,法皇。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即使换了环境,面对的事态也依然是相似的。花京院站在沙地的边缘看着沙地中那群吵吵嚷嚷的家伙,他们其中也有很多皮肤白净,大抵跟他一样都是城市回来的孩子,但花京院注意到了其中一个,他很高,五官俊俏,眼睛是绿色,不大像日本人,几个伙伴簇拥着他一块玩皮球,突然有个平头的男孩注意到了花京院,他一脚将皮球踢到花京院的方向,花京院吓了一跳,他下意识地看向一旁,那个平头男孩走过来,问他杵在这里干什么,而花京院却气冲冲地看着他,“你砸到我的朋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踢的球砸到了我的朋友,”受惊的法皇紧紧贴在花京院的身后,“你要向它道歉!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?很奇怪诶!”

    平头男孩嘟囔着,快速弯腰拾走了自己的皮球,他回到队伍,一面看着花京院一面与同伴们交流些什么,很快那些孩子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——花京院吸了口气,又来了,又是这样,没人能看得到自己亮晶晶的绿色朋友,他沉默地站在沙地的边缘,那帮孩子嬉笑着跑远了,倒是那个绿眼睛的男孩看向他,好像想出口邀请,但很快淹没在其他人尖锐的欢笑声里。

    花京院抬起自己的手表看了看,天很快要黑下去了。他擦了擦眼角,快速转身朝外婆家走去。




    吃过晚饭,花京院在院子里的水井旁洗了个澡,他用水瓢往手臂上浇凉快的井水,一只蚱蜢跳到了他的肩头,男孩吹了口气,蚱蜢沾着水珠三两下跳远了。他抬头看着夜空,很多星星,这时候才有了深刻的远离都市的感觉,父亲在不远处吃着西瓜,一边与母亲商量明天几点启程,这时外婆走了过来,花京院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。老人告诉他们房间只有三个,外公清晨要去集市,所以睡在最里面的小房间,父母睡在客房,而花京院与外婆一起睡在靠外的大居室,男孩没有反对,他洗完了澡,也吃了一块西瓜,乡村的夜晚很是凉快,休息得也早,大概十点的时候,附近的人家就通通熄灭了灯火。于是花京院家也很快收拾好了东西,外婆铺好了被褥,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莹润的月光透过单薄的窗帘,被子有一股线香的气味,不算熟悉,但不讨厌。花京院白天经历过漫长的车程,已经有些困了,他很快在旧风扇咯吱咯吱的声响与虫鸣中沉沉睡去,还做了个梦,不过男孩在迷糊中看到了一点光亮,他艰难地睁开一点眼睛,便发现睡在他右侧的外婆不知什么时候起了身,她慢悠悠地拉开纸门准备离开房间,这时花京院才终于听清院子里传来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叩,叩,叩”

    花京院胡乱抓来自己的手表看了一眼,便筱地清醒了,现在是半夜三点,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刻来访呢?男孩胆怯地叫了一声外婆,正在穿上木屐的老人回过头,饱含安抚地看了他一眼:“典明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男孩更害怕了,他缩在被子里,从纸门未关紧的缝隙中可以窥见院内的情况,他看到外婆走向大门并取下了门闩,老人探出头去,似乎门口真的站了一位来客。他们交谈片刻,老人将门留着,走回屋内翻找什么东西——花京院眯着眼睛,他觉着自己肯定是睡迷糊了,不然为什么会看到一只毛茸茸的、黄色的腿干呢?

    很快老人捧着物件从屋内穿过走廊回到了院子,花京院定睛一看,是一把浅黄色的油纸伞,老人将伞递了出去,又接回来什么,但动作很快。男孩揉了揉眼睛,他听到“咿——呀——”两声,门闩被重新拉上了,外婆将院内的照明熄灭,蹑手蹑脚地回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外婆?”

    “我在呢,典明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的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含糊地叹了口气,她脱下木屐回到床铺里,似乎打算蒙混过去,花京院对老人有了一些熟悉,更多的是好奇在作祟,他哀求地伸手推了推对方的肩膀,老人无奈地握住他的手,犹豫了一下,将一些东西塞到花京院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男孩捏了捏掌心,他嘟囔着辨认,很快感觉出这是两颗硬邦邦的东西,男孩举起来在月光下仔细端详,那颗粒透出金灿灿的光,“天哪,是金子!”

    “这是刚刚的‘客人’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来考考你,典明,”老人翻了个身,露出她遍布皱纹的慈祥的脸,“你母亲有没有给你讲过一些神怪故事?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?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,会将叶子变成金子的动物……”老人指了指他的手,“你仔细看看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花京院完全精神起来了,他从床上坐起了上半身,摊开手心,便眼睁睁地看着那颗小小的金块幻化成了两片树叶,男孩夸张地长大了嘴巴,他想要揉揉眼睛,老人却阻止了他,男孩接连发出几声惊叹,他捏着树叶想了想,“难道是狐狸?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才一直很讶异,城市的大家都将它当作传说,就连你的母亲也不相信。”老人缓慢地说,“但这是确实存在的,就在我们的山里,住着一大群狐狸,它们拥有自己的领地和极高的智慧,可以将树叶变成各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它刚刚是来买东西的吗?”

    “买?呵呵……”老人笑了笑,“狐狸能够给予的只有树叶,这是我们与它们心照不宣的事实,所以它们会将物品使用后归还回来,一向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它们要油纸伞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狐狸来借东西只有一种情况,”老人有些困了,语速越来越慢,“部落里要举行婚礼了,它们要借用大量的人类物件去操办,这也是一个警示,总之,明天千万别去后山哦,典明……”




    花京院自诩拥有沉稳冷静的品格,但经历过昨晚的异事后,他捏着树叶睁眼到天蒙蒙亮,诡丽的想象一直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,说到底,他亦不过是个小学五年的孩子罢了。他的双亲一早就离开了乡村,外公去了集市,外婆给他做了早餐,对昨夜的事情,花京院不问,她便闭口不谈。而男孩蹑手蹑脚地在客厅与大门之间徘徊,他看到外婆正在纺织机前专注地盯着翻飞的针线,花京院抬高声音:“外婆,我去沙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太阳大,你去树下玩。”

    对方好像并未起疑,男孩一溜烟地冲出了家门。花京院目不斜视地快步路过沙地,绕过自家占地宽敞的宅邸,便看到一个没有遮拦的小池塘,池塘右侧有一条黄泥巴路,上面铺着未经打磨的石板。花京院自顾自地沿着粗糙的路面走着,他远远便看到了池塘尽头的小河,石板路与河流并行,一路延伸到郁郁葱葱的山林里去。

    狐狸娶亲?男孩还是不大相信这些东西,不过他在文学作品中看过,那是充满日式意味的童话,如今有一个似真非真的机会摆在他的眼前,叫人如何压抑冒险的心情呢?不过他并非毫无准备,他唯一也是最忠诚的伙伴——法皇,正缠绕着他的手臂,有凉爽的实感。胡思乱想间男孩已经踩过了数不清的石板路,帆布鞋的表明溅上一点草屑,花京院禁不住蹲下身擦了擦——但这也许是徒劳的,前面就要进入山林了,两侧都是高大繁茂的树木,石板路越变越窄,大约只有成人一臂的宽度,路两旁搁置着采药人的竹篓和雨鞋,似乎没人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花京院的内心涌起一股无端的紧张,但更多的是兴奋。法皇拨开脚边缠绕的杂草,男孩缓慢而平稳地前进着,滚烫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打在他的身上,虫鸣环绕,好像这诺大的山林里只有他一个生人。男孩弯下身在小溪里洗了个手,很快石板路到了尽头,与之衔接的是一条青色的鹅卵石道路,同灰色的石板路形成一个工整的"T"字形,花京院左右看了看,鹅卵石的两端都看不到尽头,看来还有一段漫长的行程。男孩感觉有些累了,他捏了捏自己的小腿,决定倚着一颗高大的树木休息片刻。

    花京院找到了一个好位置,他坐在树荫下玩弄起自己的电子手表来,嘀嘀,嘀嘀,现在是早晨九点。这时法皇却在他的头顶亮起莹莹的光,男孩吓了一跳,他抬起头,发现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嘀嗒,嘀嗒,两颗雨点掉在他的鼻尖上,男孩忽地站了起来,感到十分意外,明明现在正是暑气最盛的时候,整个东京已经很久没有迎来一场雨。男孩感到进退两难,他犹豫地在树下站了一会,却发现雨势并没有变大的意思,就像用竹叶沾满露水轻轻抖动般淅沥,甚至称不上一场雨。男孩松了口气,随即又在下一秒提起了全部神经——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悠长的吹奏好像划破了宁静的山林,花京院贴着树干,惊慌地四下寻找声响的来源,他看到鹅卵石路右侧的山林深处好像透出隐隐约约的影子,太阳重新钻了出来,雨仍在绵绵不断地下着,男孩本能地藏在了树干的背后,睁大双眼看着那个方向,吁,吁——咚,咚,咚,尺八,拍子木,竹口琴的和弦像被一阵风吹来,伴随着人影的愈见清晰愈来愈近了。男孩不自禁地抓紧了指下的树皮,浑身颤抖——他看到了难以言喻的景象!

    那是一条长而热闹的行进队。通体毛绒,发色各异的生物,头上长着两个尖立的耳朵,下颌到腹部雪白,四肢呈黑色,毫无疑问——它们是一群狐狸,但它们皆是用两只后肢站立行走,手中握着各式各样的物件,脸上戴有画着粗糙人类五官的面具。队伍的最前列是两位手持尺八的乐师,正吹奏着悠扬的曲调开路,乐师后面紧随着一对装扮精致的新人,稍矮的新娘身着白无垢,头上戴着白色的角隐,两端被耳朵顶起一个微妙的尖端;稍高的新郎穿着黑底的纹付羽织袴,毛茸茸的左手攒着一把淡黄色的油纸伞,遮掩着雨滴侵扰身旁的恋人。新人的后面是数不清的狐狸,它们之中有弹奏其他器乐的乐师,有挥洒花瓣的幼童,有抬着轿子的力士,它们虽然戴着面具,却稳当地行走在笔直的青卵石路上,喧嚣过道,缤纷飞舞,好不热闹……花京院愣愣地看着油纸伞上的纹样,那是昨夜外婆借出的那一把啊!男孩骤然发现他的双脚已经无法动弹,两只手冷冰冰地贴在树皮上,任凭细小的蚊虫爬过他的手背——“呀”男孩惊慌地甩了甩自己的小臂,一只脚猛地踩上了附近干枯的树叶,发出一声清脆的“咯吱”声。

    突然,行进队的奏乐声戛然而止,乐师放下了尺八,新娘挽紧了新郎的手臂,幼童捏着花瓣,力士放下了轿子。它们不发一言,刷刷地看向了花京院的方向,法皇紧紧地扶着他的身体,男孩的恐惧在划一齐的面具的注视下几乎达到了顶峰——他死死地捂住了嘴巴,狐狸们的耳朵轻轻抖动,却没有其他动作。这时新郎扬起脑袋,发出了古怪的腔调: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踏出队伍,否则便破坏了迎亲仪式。请空条先生帮我看看,究竟是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队伍的最后列传出了一个稚嫩又沉稳的声音,花京院紧紧地贴着树干盯着那儿,几乎要落下冷汗了,但很快他又吸了口气,因为他竟然见到了昨天在沙地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孩——他相貌俊俏,绿色的眼睛大而明亮,身上穿着绀青色的浴衣,脑袋上没有耳朵,男孩看到花京院也是一惊,但他没有出声,而是踩着木屐快步走近了大树。

    花京院摇了摇头,几乎要溢出眼泪,而男孩向他伸出了手,小心地摸了摸他的头发,花京院感受到了暖暖的掌心,他想要哽咽出声,却被男孩在唇边横上了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空条先生,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只兔子而已,已经钻进洞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兔子啊,若今天不是婚礼,真想将它刨出来呢……”

    新郎爽朗地打着趣,新娘嗔怪地推了推丈夫的手臂,油纸伞举正,迎亲的队伍重新热热闹闹地行走起来。男孩快速脱下自己浴衣外的棉麻开衫盖住了花京院的头和肩膀,他一把抓住对方颤抖冰凉的手,示意他跟自己一起回到队伍中去,花京院进退两难,这时他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灰色石板路,竟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只剩下茂盛的草木和鲜花。

    “快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绿眼睛男孩温柔又强硬地带着他回到了队伍的最后,花京院惊恐万分地看着前面高大的狐狸的毛茸茸的背脊,那是一位扛着食物的力士,它巨大的脸回过来抽了抽鼻子,但很快又转了回去。花京院紧紧地握着男孩的手,颤抖地靠在对方的肩膀上,而对方捻起袖子的一角,在行进中摁去花京院眼角的泪水,男孩蠕了蠕嘴唇,自我介绍道:

    “我是承太郎,空条承太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京院张开口,又怯怯地看了一眼前方的狐狸力士,承太郎安抚他只要披着这件开衫就可以隐匿气味和声音,男孩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了:“我叫花京院典明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跑来这儿?你的家人没有警告你今天是狐狸的迎亲日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警告了,所以我才……”花京院为自己的叛逆感到真切的后悔,他眨眨眼睛,忍住眼眶中的泪花,“我是吓迷糊了吗?明明我过来的时候,这里有一条很长的石板路……现在我该怎么回去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承太郎皱起眉,好像想要责备,又不大忍心的样子,“狐狸们用法术笼罩了整个山林,这是迎亲的惯例。今天已经没法回去了,你只能在明天狐狸归还你家的东西的时候,跟随着一道回去。今天你就跟着我回狐狸的部落里,不过它们非常厌恶人类,你可要藏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花京院消化着讯息,很快,他擦干净眼泪点点头,默不作声地恢复了镇定,但还是不愿意放开对方的手,他有些不好意思,抬起头看着承太郎:“我是不是昨天见过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在沙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沙地正对着的院子就是我外婆家。”花京院抽抽鼻子,“那把伞就是我外婆借出去的……等等,你是人类吗?”

    “真啰嗦啊,我看起来像狐狸吗?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看起来好像被它们所接纳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空条皱起小小的浓浓的眉心,黑长的睫毛眨动,绀蓝色的浴衣与他很相称,在雨滴朦胧中颇有几分不像真人的即视感,花京院咽了咽口水,随即便被承太郎伸手敲了敲头顶:“我是人类,但我的祖辈是守林人,曾对狐狸们多加照顾。但今年我的曾祖父已经年老到行动不便的程度了,于是它们便邀请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大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明你要更甚吧,附近的小孩可没有人敢独自上山呢。”

    花京院看了一眼身旁的法皇,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闭了嘴,他认为现在不是个互相介绍的好时机。两个男孩在嘈杂的奏乐声中交谈着,承太郎告诉他接下来要紧紧地跟着自己,得找到一个好地方让花京院藏身。



tbc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概要从joo回来才更新了暑假忙着学车和玩,欢迎大家跟我讨论后续剧情啾咪咪